回家——“法轮功”醒悟者戴蕤返校侧记
2001/03/02




     

   “今天的感觉,就像迷途流浪的孩子,回到久别的家,我终于回到了社会大家庭中!”23岁的“法轮功”醒悟者戴蕤今天离开赋予她新生的劳教所,兴奋地重返黑龙江大学读书。

   劳教所里的“法轮功”转化人员都激动地为戴蕤送行,一个叫邓云红的抱住戴蕤失声痛哭地说:“我为你高兴,从你身上我看到自己的明天。”一个叫田艳杰的围过来说:“在我们‘法轮功’转化人员心灵的天平上,党和政府的砝码最重!”还有一些人喊着说:“一定要好好学习!”“常给我们来信!”……

   戴蕤年过半百的父亲戴兴成从牡丹江的家里赶来,专门为省戒毒劳教所敬送了一面锦旗,上书:“真诚感化铁石心,无私奉献育新人。”他看着戴蕤红扑扑的脸蛋,哽咽着说:“是劳教所的民警挽救了我女儿!”

   也在接受劳教的戴蕤的母亲揩着眼角的泪水说:“是我把女儿引入‘法轮功’的歧途。如果不是党和政府及时挽救了我们,陈果自焚的悲剧就会发生在戴蕤身上。我对不起孩子!我以后要加倍补偿对家庭和社会造成的损失。”

   看到此情此景,转化人员抑制不住动情的泪水,不禁唱起《祝福》这首歌:“送给你真的祝福,无论你身在何处……”

   1996年,戴蕤受练功母亲的影响,痴迷上“法轮功”,致使其学业中断。在中央决定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母亲和戴蕤多次进京上访,被依法劳动教养。天安门广场“法轮功”痴迷者自焚的惨剧和劳教所干警们的耐心教育使戴蕤和母亲顿然猛醒。

   不久前,黑龙江省委副书记杨光洪到省戒毒劳教所与“法轮功”类劳教人员谈心时,戴蕤表示决心与“法轮功”彻底决裂,希望能重返大学课堂。杨光洪当即表态:“只要确实转化好,一定帮你再上大学!”继之,杨光洪在给戴蕤的通信中说:“这不只是我个人对你的承诺,而是代表党和政府对所有“法轮功”习练者的承诺:不论你们在以往的生活中说过什么错话,做过什么错事,只要真正从思想上、行动上转变过来,都要帮助你们回到原来的工作和学习岗位。这是党和政府的一贯政策,也是对‘法轮功’转化人员的最大关怀、爱护和期望!”

   转化后,戴蕤在劳教所除补习功课外,还配合劳教所作其他“法轮功”劳教人员的思想转化工作。根据戴蕤的表现,省劳教部门决定对她提前解除劳动教养。黑龙江大学同意戴蕤返校学习。新华社记者  王淮志

   今天戴蕤终于返回离别一年半的母校。早早迎候在校门口的同学,紧拉着她的手不松开,纷纷热情地说:“你终于回来了!”“教科书我们都为你准备好了!”

   拍拍教学楼的大门,又摸摸久违的书桌,戴蕤心绪难平。她表示:“我一定认真学习,刻苦深造,为将来报效党和政府积累才学。”(新华社哈尔滨3月1日电)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