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向死亡的“圆满”之路--136个受邪教“法轮功”诱骗自杀身亡案件剖析(上)
2001/03/20





   新华网北京3月20日电  题:通向死亡的“圆满” 之路
   ——136个受邪教“法轮功”诱骗自杀身亡案件剖析(上)
   新华社记者
   这是一组触目惊心的数字: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组织以前,全国有1400多人因练“法轮功”死亡,其中136人在李洪志诱骗下“放下生死”自杀身亡。
   这是一笔罄竹难书的血债: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 以“世界末日”、“升天”、“圆满”等歪理邪说为幌子,蒙骗了一个又一个不明真相的痴迷者,他们在通向“圆满” 之路上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严父思子悲啼血,慈母念儿泣断魂。李洪志残害生命、血债累累,邪教“法轮功”泯灭人性、践踏人权,这笔笔血债一定要彻底清算。  
   (小标题)为“消业”误入歧途  
   祛病强身、延年益寿是每个人的美好愿望。李洪志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一再鼓吹生老病死是“业力”回报,引诱不明真相的群众误入“法轮功”的大门。他说,“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回报,你欠了债就得还”。他还宣扬,“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得病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真正要治好人的病,必须是真正修炼的人……练功的人的功自动就在消灭病毒和业力。吃药是把业力压了回去,就不能够清理身体,因此也就不能治病。”
   李洪志大讲特讲什么“业力”所致、欠债要偿还,其目的是为了让朴实善良的群众无条件地相信“法轮功”,心甘情愿地依附于“法轮功”。  
   黑龙江省肇源县调速电机厂的退休工人刘亚珍,就是抱着祛病强身的愿望接触“法轮功”的。1997年1月,她感觉腿部不适,被医院确诊为神经官能症。练习“法轮功”后,对家人为她买来的药物,执意不吃不用。她说: “‘师父’不让我吃药,严重时他会来解救。”
   刘亚珍拒药后病情日益恶化,渐渐地对“法轮功”产生了怀疑,并向辅导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可辅导员说,这是“师父”在给你“消业”,如果不练功会遭到惩罚和报应。
   病魔缠身的刘亚珍无法忍受病痛的折磨,1997年6月给家人留下一份遗书:“练‘法轮功’使我变成了‘ 植物人’,我得了病‘师父’也不来救我,我受不了折磨,要远离亲人而去。”6月29日深夜,她投河自尽。
   像刘亚珍一样,被李洪志残害致死的136人中,相当一部分人是抱着祛病强身的善良愿望练习“法轮功”,从而走上绝路。
   张玉琴是江苏省启东服装厂工人,因患颈椎病办了病退手续。1995年开始练“法轮功”,坚信李洪志的“ 消业论”,拒医拒药,认为病痛时是“消业”还上辈子欠的债,是练功的必然过程,不然就修不到“高层次”。
   1998年1月23日,张玉琴用刀片割断颈动脉,死在卫生间。家人在她衣袋里发现了用纸包着的10多粒 “安痛定”片。医生分析说,她是中“法轮功”毒害太深,有病也不敢吃药,最后思想崩溃、病痛难忍,才走上了绝路。
   类似的惨剧不胜枚举。在河北省乐亭县,“法轮功” 练习者苗淑云竟然为了“消业”以解除罪恶,先是咬下一截手指吃掉,而后跳井自杀。苗淑云的丈夫说,苗淑云从1997年起开始练习“法轮功”,痴迷练功和背诵“经文”,经常说她“业力”太大,“是罪恶的化身,需要自杀来洗刷罪恶”,几次自杀自残未遂。1999年5月2日,她避开家人的看护,跳井自杀。    
   (小标题)求“真、善、忍”命丧黄泉
   李洪志及其“法轮功”蒙骗群众、引人入套的诱人“ 招牌”,莫过于其标榜的所谓“真、善、忍”。按李洪志的歪理邪说,“真、善、忍”是为修炼,为“上层次”、上“天国”。在李洪志“真、善、忍”的诱骗下,许多“ 法轮功”练习者上当受骗。
   为什么“真、善、忍”的骗术能蒙骗那么多善良的人们?毕业于湖南农业大学园艺系的原“法轮功”练习者王和清以自己切身的经历,道破了天机:1997年8月的一天,他捧着《转法轮》这本书几乎一口气读完,感觉真是太玄了。“法轮功”教人“真、善、忍”,修炼之后还能“成佛成仙”。他逐渐沉浸在李洪志的“法轮”世界里不能自拔。
   在社会各界的耐心帮助下,王和清“开始对别人所提出的一些问题进行反思。如有人问我:‘你们总是讲真,你们师父李洪志却随意更改自己的生日,这算不算真?’; ‘你们总说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可是你们为了自己修炼,连父母、子女以及其他亲人都不顾了,这能叫与人为善吗?’面对这些难以回答的问题,我才开始考虑自己的立场上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不久,他幡然醒悟。
   福建泉州市丰泽区城东中学教师、原“法轮功”练习者张江凌愤慨地说:“我当初就是因为受李洪志‘真、善、忍’的蛊惑才去练习‘法轮功’的,但我所看到的却是一起起‘法轮功’残害生命的血淋淋事实。幸亏我回头得早,否则也可能搭上命了。”
   但是,现实中并非所有“法轮功”练习者像他们一样及早醒悟,仍有一些痴迷者在李洪志“真、善、忍”的蒙骗下一步步走上了绝路。
   1998年8月10日,一名28岁的“法轮功”练习者,在割腕自尽未遂后,从数百米高的昆明西山龙门处跳崖坠死。3天后,人们才从灌木丛中找到惨不忍睹的遗体。
   他叫李宏武,大学本科毕业,云南省体委的外语翻译。1997年开始练“法轮功”,不到两年,痴迷至极,走上绝路。    
   李宏武的妻子说,1997年李宏武弄到了一套“法轮大法”的书及录像带,按书中所说的那一套“真、善、忍”的歪理邪说,开始不吃肉,在床上打坐连蚊子叮咬也一动不动,夫妻关系名存实亡。渐渐地,他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变得冷漠,经常在院子里低头发呆,一呆就是一个多小时,有时自言自语,说是在“与师父对话”。为了求 “真”、求“善”、求“忍”,李宏武不吃肉,连吃鸡蛋都说肚子里会孵出小鸡,看电视不准有声音,说影响与“ 师父”交流,为的是“上层次”、“走向圆满”。
   李宏武按照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抛开妻子、女儿和年迈的父母,跳崖身亡,这就是李洪志的“ 真、善、忍”吗?
     (小标题)避“末世”走上绝路  
   编造“地球爆炸”论、“世界末日”论等惊世骇俗的谎言,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气氛,是一切邪教欺世盗名、蒙害群众的惯用伎俩。
   李洪志的“法轮功”更胜其他邪教一筹,他煞有介事地说人类文明至少经历了81次“周期性的变化”。他说: “你回头看一看人、今天的人类社会,就会发现很可怕!真的很可怕!”“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那叫:形神全灭,很可怕!”
   一番诡秘险恶的胡言乱语之后,李洪志不失时机地以万能的“救世主”形象粉墨登场,鼓吹自己超凡脱俗,惟有他才是“度人去天国”的“救世主”,惟有“法轮大法” 才是拯救全人类的“超常大法”,妄称“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进而在精神上控制练习者,使他们死心踏地听李洪志指控。    
   重庆市永川市农民龙刚,1999年7月17日凌晨,怀抱自己不满6岁的孩子,口中念念有词,挣脱家人的阻挡,一路飞奔,纵身跳下双石桥落入水中。龙刚的儿子被家人和邻居及时救出,脱离了危险。龙刚则被淹死。
   熟悉龙刚的人介绍,龙刚练习“法轮功”以后,经常说地球要毁灭,他非常害怕,声称自己要飞到天上去躲过灾难。
   受“地球爆炸”论、“世界末日”论恐吓的“法轮功” 练习者诚惶诚恐,无所适从,不知不觉间误入了李洪志精心设下的圈套,最终无法自拔,走上绝路。
   辽宁省辽阳市有个农民叫李伟栋,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由于受李洪志“末世论”的恐吓,1999年2月15日,他对家人说:“这个世界要毁灭了,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当天中午上吊自杀。李伟栋89岁的老母亲痛心地说:“他临死前还说,天要塌、地要陷了,活不上两个小时了。我拉不住,他就跑了。”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齐铁第二路桥工程公司工人徐慧君,1998年8月开始练“法轮功”。她多次对家人说: “我‘师父’说,地球要毁灭了,不修炼‘法轮功’就难逃劫难。你们想消灾避难的话,也都修炼‘法轮功’吧!” 1999年5月30日,家人发现她精神反常,一会儿说有生命危险,她要先去了;一会儿说地球真的要毁灭了。5月31日早晨6点钟,徐慧君梳洗打扮后,从自家二楼上到六楼窗口处跳下身亡。(完)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