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博士生与“法轮功”彻底决裂的心路历程
2001/03/20





   新华网武汉3月20日电(记者詹国强  袁志国)“ 我受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欺骗和愚弄的代价太大了。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那些‘法轮功’练习者,尽早摆脱它的精神控制,过正常人的生活,做一个对社会、对家庭、对自己负责任的人。”近日,在东风汽车公司法教班揭批“法轮功”大会上,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的博士生刘白雁毅然走上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愤怒揭批“法轮功”。
   刘白雁1990年毕业后,担任湖北汽车工业学院机械系副主任,曾被原国家教委授予“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称号。然而,自1995年练上“法轮功”后,他渐渐荒废了事业,深陷泥潭不能自拔,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几近崩裂。今年春节前后他收看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报道后,对“法轮功”深信不疑的心理受到极大的震撼,在各级组织的帮教和关怀下,他幡然醒悟,终于摆脱了“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与“法轮功”彻底决裂。
   以下是刘白雁吐露的心声:
   1995年38岁时,正是人生的黄金时期,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法轮功”书籍《转法轮》,书中的内容正好迎合了我当时所谓超凡脱俗的心理需求,为了寻找精神寄托我迷恋上了“法轮功”,从此深陷泥潭。尽管从科学的角度看,当时我也发现书中有些概念、提法都是错误的,如书中用表示距离的单位“光年”来表示时间、将核裂变与核聚变混为一谈等等。但当时我想一个初中文化水平的人(李洪志)能够写出如此“包罗万象”的东西已经不易了,所以就不再苛求。
   其实,我不是一接触“法轮功”就深陷其中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处于一种似修非修、似练非练的状态。到1996年9月,我开始参加集体练功后,才变得比较激进起来。因为在练功的人群中我的学历最高,显得比较突出,有的学员说我“根基好”、“悟性高”,赞美之词不绝于耳,这使我愿意与“法轮功”练习者接触,愿意为他们付出。那时,我早上出去练功,晚上出去参加“集体学法”,白天还要抽出时间在家里读“法轮功”书籍,每天用在修炼“法轮功”上的时间多达4小时以上。还先后为练功点买过两台高档收录机、音响等练功器材,复印了大量所谓的“经文”,此外还大量购买了自己用的“法轮功”书籍、录音带、录像带。
   由于练“法轮功”时每天早晨起得早,精神似乎比以前好些了,这些变化使我对“法轮功”更加深信不疑。事实上,当一个人乐观向上、心胸开阔、处处与人为善,以积极的态度对待生活,他就是一个道德水平很高的人,同时也会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而我却为了所谓的“消业”、 “长功”、“提高层次”、“圆满”等才处处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实际上仍然是处处为自己着想,只是这个“私心”隐藏得更深罢了。
   在“法轮功”被取缔后,虽然我没有参加进京上访、公开练功,但从未对“法轮功”产生怀疑,并积极参与所谓“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活动,下载、复印了大量“法轮功”宣传资料。
   然而,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痴迷者自焚事件,使我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那惨不忍睹的场面令我十分震惊,当时,我曾想把其归结为“法轮功”练习者对李洪志经文理解的偏差所致,但我却无法回避这个事实,参与自焚的痴迷者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在职的有退休的、有小学生有大学生,而且显然都是精神正常的,这不是个别的偶然的行为,它是修炼“法轮功”所产生的必然结果。我问自己,“法轮功”难道还不可怕吗?还不算是邪教吗?因此,我下决心要与其彻底决裂。
   在与“法轮功”决裂前,我有风湿病,一遇刮风下雨就腰酸背痛,还有高血压,稍一紧张就头痛,但今年2月我与“法轮功”决裂后,遇到刮风下雨、下雪,还洗过几次冷水澡,我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写悔过书一写一通宵头也不痛 ,我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神化李洪志完全是一场骗局。
   李洪志说他讲的话就是法,一个字都不能改动,可是他的书中错字、漏字并不鲜见;他说《转法轮》里每个字、每个偏旁部首,每个标点符号后面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是一部宇宙大法,可是香港版与大陆版的《转法轮》有大量的文字和标点符号不相同。可见,这部所谓的“宇宙大法”并非那么神圣。他一方面说现在科学是最完善的宗教,而且是邪恶的,因为它使人们不相信神的存在,而另一方面他又说他并不反对科学,只是将科学的真相告诉了人们,这不是自欺欺人吗?他一会儿讲执著心去掉了就不存在让你执著的因素,一会儿又讲执著心要一层一层地去,也就是说在你“圆满以前,执著心会始终存在”,这就难怪那些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的痴迷者,尽管他们“放下生死”却依然圆满不了,这也难怪“法轮功”练习者永远也悟不透李洪志所炮制的所谓“宇宙大法”的“内涵”。
   人一旦踏进“法轮功”的圈子,就很难自拔,这不是精神枷锁是什么?李洪志的邪说漏洞百出,只要不执著于所谓“圆满”、不有求于他的所谓“无边的法力”,就不难识破他的种种骗术。然而,一些“法轮功”练习者却有求于李洪志为他们提供一条“通天的捷径”,置领导、同事、家人、亲友的规劝于脑后,置亲人的痛苦于不顾,这是真正的自私。
   我觉得受到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欺骗和愚弄,我不能再坚持原来的错误观点。东风汽车公司各级组织也多次找我谈心、提供有关学习资料,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的干警们对我耐心帮教,使我进一步认清了“法轮功” 的邪教本质,终于摆脱了它的精神控制,实现了与其真正彻底决裂。
   迷恋“法轮功”给我带来了一场灾难,今后,我要认真总结其中的教训,更加珍惜生命、珍惜时光、热爱生活,用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的过失。同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 法轮功"练习者尽快地醒悟过来,跳出“法轮功”的圈子,来过正常人的生活,做个真正对社会、对家庭、对自己负责任的人。(完)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