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转化者的心声
2001/03/29





   新华网南昌3月29日电

   新华社记者张敏  周伟

   黄兰晴站在主席台发言席上,禁不住热泪盈眶。这位原贵溪市“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向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帮教人员们一次又一次地鞠躬致敬,声音哽咽地说了一遍又一遍“谢谢”。这是近日举行的江西省同“法轮功” 邪教组织斗争先进集体和个人表彰会上出现的感人一幕。

   谈起自己当初的误入歧途,黄兰晴一脸的悔恨:“我1996年开始练‘功’,后来在李洪志所谓经文的煽动下,两次进京上访,不惜触犯国家法律,走进了让我终身难忘的省女劳教所。开始我们这群受邪教毒害、心灵已魔变的人,仍视生命为儿戏,竟然陆续开始了痛苦而漫长的绝食历程……”她尽量使自己平静一点,“在连续拒绝进食近两个月的日子里,我们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管教干部却顶着寒风袭人的夜色来回值班巡查,不时为我们把脉;我们不吃东西,干警们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一勺一勺地喂,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促膝长谈……我那时好害怕,怕自己会被她们的真情所打动而放弃‘大法’,试图用一堵坚实的围墙来保护自己所谓的‘执着心’,但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中,纵然是铁石心肠,也不能不让我从极端狂热中冷静下来,在十字路口左右徘徊。”

   黄兰晴有些泣不成声:“最令我永世难忘的是女所长吴冬英,很多姐妹都被她的人品、学识所折服,不管白天黑夜,她总是无微不致地关心着我们的生活和起居。一天她看到我因长期绝食而瘦弱不堪时,她自己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肉面,端到我面前含着泪说,‘兰晴,人都是父母所生,你一再绝食,既害自己,也害父母,让我们也为你难过。就算是为了使你父母不再难过,你也得吃饭啊!’ 吴所长劝了我半个多小时,我仍把头扭到一边,就是不吃。我看着她失望、痛苦的表情和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心在滴血,我再也不忍心伤害她了。不久,我结束了绝食。为了使我的身体尽快地康复,吴所长每天都送鸡蛋让我补身体,并带我出去打篮球,以增强体质……”

   “就是从这些不胜枚举的一桩桩活生生的感人事件中,我开始在想,这些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管教干警,为了我们全心全意的付出是自私吗?她们的真诚与仁爱是不善吗?从她们身上,我终于明白,原来一心幻想得道成佛的我,却无情地割裂了人间的温情,李洪志给我们的是一个破碎的家,失去了生命,失去了自由和青春;我们终于看清了谁才是真正关心、爱护我们的人,明白了‘法轮功’的邪恶、虚伪的本质,彻底转化……”

   黄兰晴转化后还主动配合所里帮教了2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并参加了全省巡回帮教团,先后作了近20场报告,共协助转化了3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而为了使像黄兰晴这样深受“法轮功”毒害的痴迷者转化,江西省有关单位和个人倾洒爱心,付出了大量的努力。江西省近期就有75个先进集体和152名先进个人因为在同“法轮功”邪教组织斗争中表现突出、成绩显著而受到了有关部门的表彰。这其中有成功转化1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的江西省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也有转化率达100%的江西省直机关工委、省司法厅教育转化学习班,还有以高度政治敏锐性与邪教作坚决斗争的高安市华林山乡党委……

   黄兰晴的话代表了转化者对这些先进集体和个人的肺腑之言:“从我与‘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决裂过程中,我看到了谁最美、谁最累。共产党人的风范最美,那些无私地站在挽救我们生命第一线的干警们最累。我已经无法用更好的语言来表达我永远的谢意,向你们致敬!”(完)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