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有关争议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南海分论坛上的主旨演讲
2016/03/25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

  2016年3月25日

 

  尊敬的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先生,中共海南省委副书记李军先生,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

  欢迎大家来到博鳌!很高兴再次出席南海分论坛。首先,我谨代表中国外交部和王毅部长对南海分论坛的举行表示热烈祝贺,对中国南海研究院为组织本次分论坛所做的精心安排表示衷心感谢。

  本次分论坛的主题是“南海:凝聚共识,深化互信,促进合作”。我愿就“中国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争议”这一问题与大家分享一些看法。

  冷战结束25年来,南海地区形势保持了总体稳定,有关争端得到妥善管控。这是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今年,中国与东盟将纪念建立对话伙伴关系25周年。作为南海最大的沿岸国,中国一直致力于实现自己的和平发展,最不愿看到的就是包括南海在内的周边生乱生战。可以说,南海和平稳定是中国的重大利益所在,是所有南海沿岸国和南海航道使用国的利益最大公约数。如何维护好这片海域的和平和稳定,需要南海沿岸国凝聚共识,加强互信和深化合作。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当前南海和平稳定受到一些内外消极因素影响:一些国家不断在海上采取单方面挑衅行动,企图把自己的主张强加给中国;某个国家还打着适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旗号,把所谓的仲裁程序强加给中国,企图以此否定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有些域外国家为了自身战略利益,加大对南海的政治和军事介入,渲染地区局势紧张,造成地区矛盾的复杂化、尖锐化。

  南海问题高度复杂敏感,然而并非是无法解开的死结。事实上,打开困局、寻求突破的钥匙一直掌握在地区国家手中——这就是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端。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端,既是中国奉行60多年的外交政策,也是一贯实践。

  首先,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端,是对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忠实践行。《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原则宣言》等国际文件,均把争端当事国谈判、协商列为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首要方式。《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要求,当事国首先通过谈判等方式解决划界争端。

  其次,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端,是中国基于对国际实践的认识和丰富的国家实践作出的选择。早在1954年,中国与印度、缅甸共同倡导了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随后中国提出了根据五项原则通过和平协商解决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的倡议。至此以来,中国与14个陆上邻国中的12个通过谈判解决了边界问题,划定了约20000公里长的边界线,占中国陆地边界线的约90%。中国还同越南通过谈判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中国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是根据国际法同邻国妥善解决有关争议的过程中奠定的,是中国践行国际法的最好例证。

  再次,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端,也是中国和东盟国家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以下简称《宣言》)中作出的郑重承诺。2002年中国和东盟十国共同签署《宣言》,《宣言》第4条明确规定:“有关各方承诺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端。”长期以来,中国同有关当事国就南海有关争议保持沟通,并陆续通过双边文件把谈判协商确立为管控和解决有关争议的有效和根本途径。中菲两国政府在一系列双边文件中,多次确认双方将按照《宣言》规定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有关争议。

  最后,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端,最能体现各国的自主意愿和主权平等,在解决复杂、敏感的边界和海洋争端中具有独特的优越性。谈判成果最易为当事国人民所接受、引起震动最小,也最具生命力。中国坚信,这才是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端的根本之道。

  也许有人说,中国坚持通过双边谈判解决争端,是企图以国家实力推行自己的主张,想以大欺小。果真如此吗?

  中国自古倡导“强不执弱、富不侮贫”。和而不同、敦亲睦邻是中华文化基因,浸透在中华民族的血液中;讲信修睦、协和万邦是中国外交的理念,辉映中国与周边国家互鉴共生的交往历史。

  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历史中积贫积弱、饱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的欺凌。中国人民深知自由平等和公平正义的宝贵。中国在国际关系中一向坚定反对霸权强权、坚持维护公平正义,从没有也绝不会将自己曾遭受的不公强加于他国。

  新中国在对外交往中一贯主张,国家不论大小、贫富、强弱,一律平等。中国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国际上没有人说中国恃强凌弱,只有人说中国不畏强权,为广大发展中国家仗义执言。正因如此,中国在世界上赢得了广泛的朋友。

  中国在同12个陆地邻国谈判解决边界问题的过程中,同样体现了平等协商的精神。在有关邻国中,既有大国,也有小国;既有强国,也有弱国。中国始终本着互相尊重和平等协商原则,在厘清历史经纬的基础上,按照国际法寻求解决办法。从来没有人指责中国在谈判中以大欺小或者采用胁迫手段。

  还有人说,多边谈判更可行。我要坦率地指出,这只是一种托辞。从国际实践看,除了战后安排,我们很少看到多边谈判能解决复杂敏感的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有的国家主张把南海问题拿到多边来谈,实际上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炒作,并很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

  至于第三方法律程序,它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取决于当事国的同意,也是建立在双边谈判基础上的。从普遍国际实践看,仲裁通常以两个主权国家的平等协商为基础,基于自愿、自主选择而非一方对于另一方的胁迫和强制。

  中国坚持通过双边谈判解决有关争议,有丰富的国家实践作为支撑。中国坚信,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争端是在国际争端解决体系中最符合主权平等原则的解决方式,也是最为有效的解决方式。

  基于上述,中国坚决反对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中国反对菲律宾未经与中国协商,把仲裁程序强加于中国。

  菲律宾为了推进仲裁,编造了一个又一个理由,把中菲围绕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领土争议和南海海洋划界争议包装成是《公约》解释和适用的争议,企图以此欺骗国际社会,掩盖其违背联合国《宪章》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事实。南海仲裁案不是一个善意的争端解决程序,不具有任何合法性。中国坚持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符合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

  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菲律宾和仲裁庭为了推进南海仲裁案,竟然把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签署的《宣言》视为一页废纸,宣布《宣言》没有拘束力。对此,中国表示强烈抗议。《宣言》是中国和东盟国家历经多年平等协商,自主自愿签署的重要文件,由各国外长或授权代表正式签署,是中国和东盟国家致力于妥善处理南海问题的心血结晶。《宣言》记录了中国和东盟国家的郑重承诺,《宣言》是本地区的法律规则,多年来,对于管控争议,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和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谴责任何为了一时一事之利,对《宣言》采取机会主义的态度,我们坚持各方都有义务维护《宣言》的严肃性和完整性。各方应全面、有效落实《宣言》,积极推动各项务实合作,积极维护《宣言》作为地区和平稳定法律和政治基础的重要地位。

  女士们,先生们!

  中国将继续坚定不移维护南海和平稳定。2013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东南亚时提出要构建中国与东盟命运共同体。2014年11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中国与东盟领导人会议时,对东盟国家提出的处理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表示支持和赞成,重申有关争端应由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和协商和平解决,南海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维护。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

  中国将始终坚定不移地同直接有关的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有关争端,坚定不移地同东盟国家在全面有效落实《宣言》框架下稳步推进“南海行为准则”协商,坚定不移地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坚定不移地尊重和支持各国依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以实际行动践行国际法治,维护国际关系基本规则。

  谢谢大家,预祝此次南海分论坛圆满成功!另外,吴士存院长刚才对我讲,他邀请我和海南省委副书记李军以及印尼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执行董事瓦南迪先生待会儿共同为中国—东南亚南海研究中心揭牌。我想说的是我很乐意,而且我希望中国和东南亚地区的涉海研究智库多多交流、多多沟通,碰撞出更多的火花。

  再次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