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信息   领事业务   经济贸易   经济贸易   教育事务   文化艺术   科学技术 
   首页 > 专题新闻 > 法轮功问题
“法轮功”又一滔天罪行——“法轮功”痴迷者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始末
2001/01/30





   农历除夕,正当千家万户忙着挂灯笼、贴春联,欢欢喜喜迎接新世纪第一个春节的时候,几名“法轮功”痴迷者却在李洪志“升天圆满”妖言的蛊惑下,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自焚事件。

   悲惨的事件进一步暴露了“法轮功”邪教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本质,也再次向“法轮功”痴迷者敲响了警钟:执迷不悟、追随邪教,祸国殃民毁自己。

   愚昧点燃邪恶火

   1月23日,除夕的北京,处处张灯结彩,午后的天安门广场祥和平静。就在这个时候,一起人们意想不到的几名“法轮功”痴迷者自焚事件发生了——

   14时41分,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东北侧,一名40多岁男子面向西北方向,盘腿“打坐”,并将一个绿色塑料瓶中的液体不断往身上浇。随后,一团烈焰从这名男子身上喷出,窜起一道浓烟。烈焰中,这名男子声嘶力竭地叫喊:“宇宙大法是世人必经之法”。

   几分钟后,人民英雄纪念碑北面,4名相距不远的女子点燃了身上的汽油,火苗几乎同时窜起,借着冬日的寒风愈烧愈猛,瞬间就变成了滚动的“火球”。她们在广场上痛苦地窜动,不停发出凄厉的惨叫。其中一个瘦小的女孩,对飞奔而来的民警哭喊:“叔叔,救救我!”

   几乎同时,在广场东北侧,一名中年妇女突然掏出包中夹裹的雪碧瓶,张开嘴猛喝几口,并将液体洒遍全身。刹那间,一股刺鼻的汽油味四散弥漫。值勤民警果断冲上前,夺下了她手中的打火机,及时制止了她自焚的企图。即使在警车中,这名妇女还高喊:“让我‘升天’,让我‘升天’!”。

   人民英雄纪念碑西北侧,值勤民警也从一个神色慌张的中年男子身上,发现了两个装满汽油的雪碧瓶,他的兜中还装有刀片和打火机。

   火舌肆虐,黑烟翻滚。5名“法轮功”痴迷者亲手点燃的火焰,严重灼伤了他们的身体。事件发生后,广场值勤民警奋不顾身,迅速全力扑救。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东北侧,4名民警首先发现40多岁的男子自焚后,立即取出灭火器,以最快速度赶到他身旁。一名民警冒着被烈火烧伤的危险,冲到火球前,用灭火毯盖住男子的头和身体,试图熄灭火焰。就在众多民警拼尽全力扑救时,这个男子一面继续高喊邪教口号,一面不停掀开盖在他身上的灭火毯,拒绝施救。不到一分钟,几名民警连用4个灭火器,迅速扑灭了这名男子身上的火焰,并用值勤警务车将其迅速送往医院救治。

   越来越多的民警冲向火焰,越来越多的灭火器喷出的白雾压住了肆虐的火舌。仅过了一分半钟,纪念碑北面的4个“法轮功”痴迷者身上的火焰均被扑灭。然而,虽经民警奋力扑救,仍有一名痴迷“法轮功”邪教的妇女当场被烧死,另外4人严重灼伤、面目全非。另两名“法轮功”痴迷者自焚未遂,正接受调查。

   事件发生后不到7分钟,北京急救中心的三辆急救车也及时赶到现场,将伤者紧急送往北京治疗烧伤最好的积水潭医院。

   北京市政府负责人要求医院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救治烧伤者,尽一切力量挽救他们的生命。面对着这批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特殊”病人,积水潭医院立即成立了由著名烧伤学专家组成的抢救组,并腾出专门病房,由医务人员对病人进行24小时监护。许多正值春节休假的医生、护士,闻讯后也迅速赶往医院参加抢救。在抢救中,伤者急需输血,北京市卫生局立即协调,从市中心血站紧急调拨了近10000毫升血浆和数千毫升的鲜血。

   医生检查伤者伤情后,考虑到烧伤者会因为严重吸入性损伤造成气管血肿、堵塞,导致病人窒息死亡,抢救小组决定为烧伤者做气管切开手术。输液、切开气管、吸痰、注射、外敷药品,各项抢救工作有条不紊。

   19岁的女大学生陈果在点燃汽油前,也许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轻信和无知会带来如此巨大的痛苦。医院在急救她时发现,陈果烧伤面积达80%,深三度烧伤近50%,头、面部四度烧伤,形成黑色焦痂,同时处于休克状态。

   12岁的小姑娘刘思影全身烧伤面积达40%,头、面部四度烧伤,双眼睑外翻,呼吸困难,颜面、双手基本毁损。

   郝惠君、王进东等人也都有吸入性损伤和严重的烧伤……

   为了挽救伤者的生命,医院经过研究,由专家主刀,在两个手术室分别为他们施行了微粒植皮手术。

   在护理过程中,医护人员耐心细致。由于伤情十分严重,陈果仅能吞咽少量牛奶,护士就用奶瓶将牛奶一滴一滴地挤进陈果的嘴中。一次,陈果突然发生呛噎,喉咙中的脏物全部喷在了护士海秀芳的脸上,海秀芳擦净脸后继续喂食。失去视力的小女孩刘思影在疼痛中念念不忘要一个玩具娃娃,医务人员立即给她买了一个能发出动听音乐的玩具小熊。每次打针、抽血时,护士就为她播放音乐,减轻她的痛苦。

   经过全体医务人员夜以继日地奋力抢救,伤员已度过了休克期。积水潭医院院长蔺锡侯说,虽然经过医院的全力抢救,伤者的生命体征比较平稳,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一定能够抢救成活。因为他们还要面临多次比较大的消痂、植皮等手术,这期间还要经过多器官的功能衰竭,感染、出血等很多“关口”,因此还很难讲他们已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目前,抢救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精心筹划升“天国”

   公安机关初步调查证实,这7名参与自焚事件的人,都来自河南省开封市,都是痴迷“法轮功”、中毒很深的人。在这次自焚事件中死亡的妇女,是36岁的‘法轮功’痴迷者刘春玲,她不仅自己长期迷恋‘法轮功’,而且带动、影

   响了12岁的女儿刘思影。这次事件的具体组织者王进东,从1996年就开始练“法轮功”。去年12月19日,一家3口曾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宣扬“法轮功”。

   郝惠君是开封市一所中学的音乐教师。她的同事反映,郝惠君过去一直工作很好,性格开朗,能歌善舞。自打1997年练习“法轮功”以后,渐渐变得少言寡语,痴痴呆呆,常常精神恍惚,萎靡不振。去年12月,她到天安门广场参与非法聚集活动,被有关部门送回学校。受她的影响,正在北京学习音乐的19岁的女儿陈果也痴迷“法轮功”,并同她一起到过天安门广场闹事。

   公安机关调查证实,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这起自焚事件是几名“法轮功”痴迷者,受李洪志及“法轮功”邪教的唆使、煽动及精神控制,为了“走向圆满”、进入“天国世界”而实施的一次荒唐、愚昧的疯狂之举。

   自焚未遂的刘葆荣,原是开封市色织厂职工。1984年因工伤离职在家,从1995年10月开始练习“法轮功”。经过教育挽救,现在她对“法轮功”邪教的本质有了初步认识。刘葆荣证实:这次来广场自焚的“每个人在开封时就都知道这次到北京来干什么”,“在开封时就准备好了要自焚、升‘天堂’的。”

   对这次自焚行动,刘葆荣认为:“李洪志在他的经文和讲话中老是说,还有一部分人没‘走出来’。如果我再不‘走出来’,就实现不了真正的‘圆满’。”她认为,“‘圆满’就是去‘天国世界’,是很好的事情,是瞬间的,不会有痛苦感觉的。”为此,刘葆荣到天安门广场喝下了汽油……

   57岁的“法轮功”痴迷者刘云芳是开封市一家油漆店的临时工。他对记者说:“在家就做好了自焚、进入‘天国世界’的准备。”

   在来北京之前,他们就对这次自焚事件作了周密部署、精心准备。他们约定了去北京的时间、地点,并由王进东统一购买火车票。1月16日,郝惠君、刘云芳、刘葆荣在王进东的安排下,一同登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同去的还有12岁的小学生刘思影和她的母亲刘春玲。火车启动时,这6名“法轮功”痴迷者与到车站送行的另一名“法轮功”痴迷者相约:“天堂见!”

   1月17日晨,陈果按计划到北京西站接站。在北京“法轮功”痴迷者的接应下,他们来到一处“法轮功”痴迷者提供的居民楼内躲藏起来,筹划准备在农历除夕在天安门广场自焚。

   为了保证行动成功,他们深居简出,平时只到附近超市买一些方便食品充饥,一直隐藏了7天。据邻居讲:“一直以为这处房间是空的,没发现有人。”

   在紧锣密鼓地准备期间,这伙“法轮功”痴迷者仍在醉心交流升入“天国世界”、进“天堂”后的“美好滋味”,并互相鼓劲。年轻的陈果曾经担心自焚时“会不会疼”,当时王进东就教训她:“这是常人的感受,练功的人不会疼的,一下子就会升入天堂了。”刘葆荣也说:“神要先出来,不能有常人的想法。”

   57岁的刘云芳还给开封市苹果园小学5年级学生刘思影“讲故事”,讲“天国世界”如何美好,“天堂里全是金子,道路是金子铺的,树也是金的,什么都是金子的”;修炼好了到“天国世界”就能够当“法王”,“当了法王就会有好多人侍候你……”

   公安机关在他们藏匿的房间里,查获了一批“法轮功”书籍、录音带、录像带、传单等邪教宣传品,其中有《法轮佛法(在美国讲坛)》、《转法轮》、《法轮佛法大圆满》等,以及用于播放宣传品的录音机等。

   在精神准备的同时,他们还进行了周密的行动准备。51岁的王进东曾经当过汽车司机,他最早提出点燃汽油自焚的主意。按照分工,王进东与刘云芳购买了汽油;郝惠君购买了刀片和打火机。他们将大衣的内衬和衣兜割破,用塑料袋装好汽油捆在腰部,以便双手能从衣兜里就割破塑料袋并点燃。

   经过数次试验,他们发现,包装了3层的塑料袋仍有渗油现象。为了保险起见,刘葆荣建议改用1.25升的雪碧饮料塑料瓶装汽油。她解释说,雪碧的颜色与汽油相近,不易被发现。他们还选定了在广场自焚的时间、地点。为了防止现场打不着火,他们甚至每人准备了两个打火机。

   23日上午,在一名“法轮功”顽固分子的帮助下,他们购买了一箱雪碧饮料,倒掉后灌进汽油。随后,带上刀片和打火机,乘出租车来到天安门广场,准备实施自焚计划。由于当天上午人民大会堂举行春节团拜会,广场停放车辆而暂时封闭,他们只好躲在广场附近闲逛,到下午广场开放后,一起经过精心预谋的恶劣事件开始实施……

   据刘葆荣说,原定下午两点半,7人同时在广场不同位置点火,“当时我的表不准了,见还没人动,就拿出了包里的雪碧瓶……”她说“是警察救了我一命”,她要感谢警察。

   刘云芳说,他“按计划准备点燃时,警察发现”,被及时制止。

   刘葆荣、刘云芳两人,在警察的帮助下逃脱了邪恶的“火焰”;可是这股烧向人类的邪火却吞蚀了其他5名痴迷邪教的人……

   从刘云芳和刘葆荣的谈话中,记者看到,受“法轮功”的毒害,使这些人丧失了常人的理智和意识。刘葆荣说:“造成了这么坏的影响,是对大法太执迷不悟的结果。”看来,她在做这件事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事件会给社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当记者赶到开封市,把王进东自焚烧伤的消息告诉他的妻子和女儿时,同样痴迷邪教“法轮功”的母女俩表情麻木,没有丝毫悲伤、痛苦的表现。她们甚至为自己亲人的这种愚昧、癫狂的选择感到什么“骄傲”。

   她家乡的亲属和老师听说陈果自焚的消息后,都感到很惋惜,同时对“法轮功”害人夺命的邪教本性表示极大的愤慨。

   在北京积水潭医院,记者见到了躺在烧伤科病房里的刘思影。受到烧伤折磨的她,仍在不时地对护理她的护士阿姨说“天国”是多么美好。这个熟读李洪志《转法轮》邪书的稚嫩纯真女孩,受李洪志编造的“天国世界”的谎言的毒害是多么深重啊!

   刘葆荣说到刘思影时,也充满了怜惜之情。她说,“这个孩子很机灵,都是她妈教的。她妈很痴迷,她也很痴迷。她妈害了她,也是李洪志害了她!”

   悲惨结局悔恨泪

   7名“法轮功”痴迷者到天安门广场自焚,两人被及时发现制止,而另5人的结局却极其悲惨,一人死亡,4人大面积烧伤。北京市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副主任李迟对记者说,尽管4人的生命体征目前比较平稳,但并不意味他们就脱离了生命危险,因为还要进行一系列手术,还要面临感染期的考验。即使脱离了生命危险,将来仍然会有不同程度的残疾,有的甚至会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目前,医院正全力救治。

   54岁的退休女工刘葆荣,因为值勤民警及时制止才幸免于难。回想那荒唐、悲惨的一幕,她后悔不迭,“按照‘大法’说的,达到一定境界,圆满升天时烟应该是白的,一瞬间就达到了,元神走了,肉身留下,变成舍利子。可她们烧的时候全是黑烟。没想到会那样!”

   “是什么驱使你到天安门广场自焚的?”记者问。

   “是李洪志‘经文’中‘放下生死’、‘忍无可忍’、‘走向圆满’的影响。”

   “为什么选择天安门广场呢?”

   “传说东北有一个练‘法轮功’的老太婆,梦见天安门写着‘大法弟子报名处’。所以就选了这个地方。”

   “一个老太婆做的梦,你怎么就相信呢?”

   “当时太迷信,太执迷不悟。好像只有到那里去,才能不怕死,才能进‘天国世界’。”

   “‘天国世界’是什么样呢?”

   “就是金子铺的,路是金子的,鸟是金子的,什么都是金子的,人体也是金的。”

   “现在还相信吗?”

   “纯粹是骗人的。”

   “这个事件之后,你怎么看待生命?”

   “生命真是宝贵的,不该轻易为崇拜哪个人就放弃。这样做确确实实过分了,真是不值得。李洪志在美国正享福呢,而我们却在这里受苦。真是不值得。”

   “这次事件后,你怎么看待‘法轮功’?”

   “真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啊!如果‘大法弟子’了解真情,了解烧的情况,他们应该赶快清醒。”

   在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病床上,面目全非的陈果几乎不能说话了。看到她被焦残的双手和脸部黑色的焦痂,谁都无法想像她曾是音乐学院一名弹琵琶的漂亮女孩。

   19岁的陈果走上音乐之路是她妈妈启蒙的。12岁时,她曾参加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艺术团赴新加坡演出,在学校的成绩常常是优。然而,当她母亲迷恋上“法轮功”后,在母亲的影响下,1996年起,她也练起了“法轮功”。疼爱她的父亲1998年病逝后,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1999年,学校发现她参与“法轮功”活动后,多次和她谈心。她却在给老师的一封信中说,“法轮大法”是“世界上的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我的生命是‘大法’开创的。”在这次自焚事件中,陈果烧得很惨。记者看望她时,她只能用点头或摇头表达她的意思。

   “你在学校时,老师和同学是不是都很喜欢你?”

   她点点头。

   “你过去练‘法轮功’吗?”

   她点点头。

   “以后还练吗”

   她摇摇头。

   “你后悔吗?”

   “后悔。”这时,她吃力地惊人地吐出这两个字来。

   “将来你还想弹琴吗?”

   她点点头。然而,那双烧焦的双手告诉记者:对这个琵琶专业的学生来说,弹琴将只能是永远的梦了。这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女孩子,她的光明前程就这样被她所痴迷的邪教“法轮功”彻底葬送了。

   12岁的刘思影与陈果一个病房。刚到北京时,她俩整天在一起。如今,同在一个病房,近在咫尺,难以相见。在那个她梦想去“天国”的时刻,她的双手也被烧焦了,面部大面积烧伤。

   刘思影聪明伶俐,在学校获过多项奖,被同学们誉为“开心果”。在妈妈的影响下,1999年3月她开始在家里练习“法轮功”。在“法轮世界”当“法王”的诱惑下,年少的刘思影产生了极端的举动。同行的“法轮功”人员也给她打气:“自焚时,神的一面要出来,不能有常人的想法。一瞬间就成了。”

   “烧的时侯疼吗?”

   “疼。”

   “那为什么还要点燃呢?”

   “开始我不知道。”

   “你要去的是什么世界?”

   “美好的世界。”

   “那你为什么没去成呢?

   “妈妈骗了我。”躺在病床上,这个最听妈妈话的孩子,说出了这句让人揪心的话。

   采访结束了,我们的心情极其沉重。如果没有“法轮功”,如果不相信邪教,这些无辜的人们、这些天真的孩子怎么会有如此悲惨的结局!

   打击邪教,取缔祸国殃民的“法轮功”,是中国政府坚定不移的立场。执迷不悟,追随邪教,逃脱不掉悲惨的结局。血的教训应该擦亮“法轮功”顽固分子的眼睛,对邪教“法轮功”再也不能痴迷了。

   历史,永远铭记这个惨痛的日子。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