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信息   领事业务   经济贸易   经济贸易   教育事务   文化艺术   科学技术 
   首页 > 专题新闻 > 法轮功问题
在京自焚者家属的控诉:李洪志该千刀万剐
2001/02/20



    

    2月16日在北京万寿路自焚的那具骷髅原本是位端端正正、仪表堂堂的小青年,一团烈火、一缕青烟,一个瞬间,25岁的美好年华便画上了句号,一个千辛万苦的母亲便破灭了她的望子成龙梦。
    许多人都记得常德市武陵区高山街那个擦皮鞋的勤奋青年英俊的模样,他叫谭一辉。擦皮鞋的闲聊话语里,人们得知他过早地失去了父爱,最亲的人便是48岁的母亲伍四喜。她母亲在武陵生资公司下岗后,一直殷勤照料家庭,把一个破碎家庭的唯一希望寄托在儿子一辉身上。

    一辉很小就懂事,在市四中读书时成绩优异,深得老师的器重与喜爱,刚进初一就加入了共青团。当初他还不顾传统观念施加的压力,顶住流言蜚语,毅然提起蓝子,上街擦皮鞋。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上街擦皮鞋,开始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低下头来一边擦一边想着母亲未老先衰的模样,便越擦越起劲,并把每天擦鞋赚的钱交给母亲,以此维持全家生
计。

    1997年,谭一辉偶尔购买了两本"法轮功"书籍,晚上躺在床上阅读。开始母亲以为他爱学习,非常支持他,后来渐渐发现不对劲。儿子再也不愿意和外人接触,性格变得孤僻起来,有时还盘着腿在床上打坐,嘴里咕咕哝哝念些什么。母亲几次欲言又止,心想怕是儿子想媳妇儿了,便四处托人给儿子介绍女朋友,但一辉一口拒绝,说只信只念那个"法轮功"。

    2月15日,谭一辉找母亲要300元钱,说要南下去打工,他悄悄揣上户口簿和身份证,写下一封遗书,便坐火车来到北京。刚进入万寿路大街,他便将一个红色塑料桶打开,把满桶汽油淋在身上,掀开打火机,来了个"圆满"。不到5分钟,北京民警就赶到现场,可惜已无法救回一辉。民警在现场拾到他的身份证和户口簿,还有一封遗书,书中写
道:"我要圆满,我要升天。"

    当日下午,城北派出所民警敲开了新一村6栋3楼2号房门,当谭一辉的母亲得知大儿子在北京自焚身亡时,她几乎不相信这是事实,还一个劲地问:"真的死了吗?"

    自焚的当晚,记者来到这个新一村两室一厅的家,一辉的床上散落着他生前的衣物,母亲伍四喜两眼红肿,显然已痛哭多时,91岁的外婆陈清云怔怔发呆。当记者问一辉生前表现时,伍四喜悲愤地说:"他平时蛮好的,就是读了那两本鬼书后,就躲进房子里不出来,那个该枪打的李洪志,害了我儿子的性命,害了那么多家庭,他为什么自己不去圆满呢?"

    91岁的外婆也忍不住插话说:"我外孙原来蛮听话的,经常搀扶我,没想到那几本书就勾走了他的魂,那个李洪志该千刀万剐。"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