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信息   领事业务   经济贸易   经济贸易   教育事务   文化艺术   科学技术 
   首页 > 专题新闻 > 法轮功问题
教“法轮功”98年鼓动围攻齐鲁晚报内幕曝光 (2001-03-09)
2004/05/13





    新华网消息  带着李小凤给本报的道歉信,本报记者近日来到省女子劳教所,想听听与“法轮功”邪教组织决裂后的李小凤有些什么感悟。

    李小凤与记者交流的话题还是从本报的那组引起“法轮功”分子围攻本报的报道说起。

    看了报道很恼火

    1998年4月1日,齐鲁晚报刊登了第一篇与法轮功有关的文章《请看看法轮功是咋回事》,李小凤等“法轮功”骨干分子感到很恼火。

    李小凤觉得,报纸上说“法轮功”不好,作为一个练功者,要到报社理论一番,讨个说法。

    李小凤是当时天桥区的“法轮功”辅导员,是“法轮功”的骨干分子。6月1日前,她率领手下的几个人共去了齐鲁晚报四趟,而在这之前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前来“讨说法”的“法轮功”练习者几乎每天都有。

    鼓动围攻齐鲁晚报

    说起怎么想起要去围攻齐鲁晚报,李小凤说:“李洪志不是说过吗,‘人家都说你是邪法了,你还不动?’”     5月30日晚上,他们在频频骚扰晚报不见成效以后,部分“辅导员”共10余人聚到一起商讨办法。他们的会址定在了工人新村北村幼儿园附近的一间屋子里,这里对外称做修理无线电生意,私底下却是“法轮功”分子聚会的场所。他们研究后认为,要让齐鲁晚报就范,就要“去的人再多一些”,“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6月1日上午,根据这些骨干分子的部署,济南500余名“法轮功”练习者“自发、自愿”地汇聚到齐鲁晚报门口,虽然号称是“静坐”,但他们还是打出了几条横幅,以吸引更多过往的不明真相群众的注意力。

    6月2日下午,李小凤未到单位上班,济南的“法轮功”骨干分子再次汇聚到工人新村北村幼儿园附近的小屋里开会,这次到会的人数达到20余人。

    也许是第一次“出手”积累了经验,这一次大家的意见比较一致,认为齐鲁晚报的报道对“法轮功”有攻击性,他们鼓吹去维护“大法”,参加者将在境界上提高很多。他们认为第一次去的人还是太少,应该去更多的人,要向齐鲁晚报摊牌。

    说“自发行为”,谁信?

    6月3日,10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又在齐鲁晚报门口静坐,这一次的规模比第一次大得多,让“法轮功”分子感到很得意,李小凤现在回忆说,当时影响很大,据说还因此出了车祸。李小凤说,这样的活动还说没有组织,谁能信?“我当时在里面与报社谈判,出来以后,我做了个手势,大家就开始散了。”李小凤说,“‘老学员’都很有号召力和示范作用。”

    李小凤不过是个“马前卒”

    虽然李小凤积极组织并参与“法轮功”围攻本报的行为,但她在这次行动中,仍然是个马前卒,围攻齐鲁晚报背后的一些内幕仍不知道。“法轮功”分子曾给本报参与批评“法轮功”报道的同志打来恐吓传呼,要他“看好自己的孩子”,穷凶极恶的本质暴露无遗,但李小凤表示至今对此事是谁做的还不清楚。

    两度“护法”太荒唐

    李小凤从1994年1月份就开始练“法轮功”了,1999年9月,她第一次到北京“护法”,被遣送回原籍后,年迈的父母把她关在屋里,一直关了一个多月,但1999年12月一放出来,她又撇下卧床的父亲去了北京。

    这一次回来后,她被收进了省女子劳教所。起初,管教干警的教育她一句也听不进去,2000年12月份,在各级领导及管教干警的耐心教育和帮教团的帮助下,她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荒唐和“法轮功”的邪教本质。

    “法轮功”邪到头了

    现在的李小凤终于看明白了真相。她说,“法轮功”宣扬“真善忍”,实际上他们哪一点也没做到。她结合自己说——

    真?明明很多活动都是有组织的,却说是自发的,这是真吗?善?老父亲患有冠心病、关节炎、贫血,躺在床上起不来,作为父母最疼爱的小女儿,还是一头扎到北京去了。连对自己的父母都如此漠视,这能叫善?忍?有人说一句李洪志的坏话,就“蹭”地蹦了起来,这怎么能叫忍?

    李小凤说:“李洪志的骗术很高明,我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走上了弯路。”

    她说:“‘法轮功’已经邪到头了,也走到头了。”

    李小凤期待明天

    李小凤说,练“法轮功”的时候,觉得自己是神人,别人都是凡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现在的心情与以前大不相同,现在明白自己仍然是个普通人。“如果单位还要我,我还想回去上班。如果单位不要我了,我愿意自己找个工作,争取能对社会做点有益的工作,弥补以前的过失。”李小凤对自己的明天充满信心。(齐鲁晚报  金云伟  2001-03-09)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