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信息   领事业务   经济贸易   经济贸易   教育事务   文化艺术   科学技术 
   首页 > 专题新闻 > 法轮功问题
春风化雨融坚冰──“法轮功”痴迷者王进东妻子和女儿转化纪实
2001/03/29




   新华网郑州3月28日电

   新华社记者彭红 王恒涛  李丽静

   “我们错了,我们再不能危害国家了!”3月12日上午,河南省女子劳教所第三大队会客室内,两名“法轮功”痴迷者和他们的家属相拥而泣。

   这两名“法轮功”痴迷者是1月23日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主要组织者、策划者王进东的妻子何海华和女儿王娟娟。一个多月前,当他们得知王进东自焚的消息后,曾经顽固地认为:“他很伟大,我们为他自豪!”如今,在劳教所工作人员耐心细致的帮助下,她们迷途知返,发出了这样愧疚的心声。

   “精神控制”煎煞人

   1996年,王进东、何海华和王娟娟一家三口开始迷恋“法轮功”。去年12月19日,他们在天安门广场公然违背法律法规,举着“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横幅,参与闹事。今年1月23日,王进东受李洪志的蛊惑参与天安门广场自焚,给身体造成极大伤害,也破坏了这个原本十分幸福的家庭。

   2月27日,何海华和王娟娟因非法触犯法律法规被依法送到河南省女子劳教所劳动教养。一大早,王进东的弟弟、何海华的哥哥、姐姐、妹妹等一行9人,就等候在警车的必经之路。他们不仅仅是为了送行,更重要的是想借这个机会用亲情唤回这两颗迷失已久的心。

   临近中午,警车来了。何海华和王娟娟一脸坚定地坐在车上。亲人们隔窗望着二人泪如雨下,但她们却无动于衷。“姐,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妈想想!”和何海华关系最要好的何金菊,一边放声痛哭,一边劝着眼前陌生的姐姐。

   “哭啥哭,没事!”何海华和王娟娟面无表情地说。面对不可理喻的亲人,急火攻心的何金菊难过得当场昏倒。

   转化后的何海华说:“那会儿,心里也很难受,但又要让外边的人知道我很坚定,想哭也不能哭。”

   何海华因为身体不适练习“法轮功”后,逐渐被李洪志及其编造的谎言蒙蔽。但自从在电视上看到相濡以沫的丈夫自焚后的惨状,她内心就已开始对李洪志引导信徒走向死亡提出怀疑。回忆起一家人和和美美,朝夕相处的日子,何海华多次暗自垂泪。但想起王进东自焚前给她留下一张写有“尊敬的夫人,你很了不起,师父在你身旁,我双手合十向你祝贺”的纸条,悔意萌生的何海华在又开始饱受精神折磨。

   处于两难境地的她,不停地思索:如果“法轮功”是正确的,那么为什么劳教所工作人员的劝解式反问自己难以对答?有些事情她明知错了,想认错,可又怕“掉下层次”。同时,自己的丈夫正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她害怕认错会给丈夫带来伤害。

   少不谙事的王娟娟自从跟随爸爸学习“法轮功”以来,一片痴心求圆满,受毒害更深。她曾经是开封大学日语班学习最好的学生,日语老师如父兄般关心她,呵护她。可迷在“白日飞升”梦中的王娟娟根本不为所动,甚至为了练功放弃了去日本深造的机会。王娟娟还有青梅竹马的恋人,男友一家人当初颇喜爱这个聪明美丽的女孩。可自从练习“法轮功”后,王娟娟迷在功里,男友苦在功外,多次苦口婆心地劝说都无济于事,男友一家人也开始反对他们交往。转化后的王娟娟说:“当时我想,自己已经为‘ 大法’舍弃这么多,亲友也为‘大法’吃尽了苦,如果放弃,他们的苦就浪费了。我只有不顾一切‘飞升’了,才能在天上照顾他们。”

   春风化雨消坚冰

   何海华和王娟娟2月27日下午来到河南省女子劳教所。在来的路上,母女俩还相互鼓励,说什么“四月初八师父要来接我们‘白日飞升’,一定要坚持住。”

   听说何海华和王娟娟母女要来,在她们还未从开封动身前,劳教所的工作人员就开始收集资料,了解她们的基本情况,做了大量认真细致的准备工作,成立了由素质高、业务强的干警和转化学员组成的帮教队伍。

   母女俩一进所,帮教干部通过拉家常摸清了两人的思想症结。王娟娟年龄较小,已经有2个多月没有和家人在一起。劳教所就用感情消除她的对抗情绪,用“法轮功” 自相矛盾的地方以“法”破“法”。

   原“法轮功”练习者秦银泮和姚佩敏与王进东一家关系密切,她们一见到王娟娟,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 孩子!”一句亲切的称呼,打开了王娟娟感情的闸门,她投入姚佩敏的怀抱,搂头痛哭。此后,她们又热情地为王娟娟安排床铺、倒水,并无拘无束地交谈起来。

   在彻底消除了王娟娟的戒备心理后,她们用李洪志所谓的“真、善、忍”对照练习者到天安门广场闹事的事实,让她思考“‘好人’会不会扰乱社会治安?”一番番透彻的话,使王娟娟豁然开朗。她在当天晚上写道:“在不知不觉的谈话中,我已被她们理智的思维所征服,透彻清晰地认识到‘法轮功’是邪教。”王娟娟决心要和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决裂。  

   以情移“情”拽出“转法轮”

   作为劳教干部,王淑兰深知像何海华这种因身体不适误入歧途的“法轮功”痴迷者在劳教人员中比例较大。她们都是先感激,后受制,最害怕身体受到报复,因此受李洪志的精神控制比一般人要严重。对这种劳教人员,最有用的办法就是先动之以情,以人间真情换取对“法轮功” 的“情”,然后在其感情松动后,因势利导,晓之以理,拽其走出“法轮”。

   因此,这位经验丰富的劳教干部并没有和何海华谈“ 法轮功”,而是很耐心地和她拉起了家常──家里的情况,工作的情况,收入状况,夫妻俩的感情……得知何海华一家非常和睦,夫妻感情很好后,王队长轻轻地问:“想不想见你丈夫?操不操他的心?”看到何海华情绪有所松动,王队长以自己人的身份感叹到:“为了‘白日飞升’纵火上身,现在受罪的不还是自己!”说得何海华脸色大变。临走时,王队长让何海华回去思考一下:“国家花这么多钱拯救王进东他们,如果要建成希望小学能培养多少人才? ”何海华面带愧色。

   晚上,全体劳教人员看电影。管教干部刘宝兰坐在何海华身旁,见她衣着单薄,就拉着她的手问:“你冷不冷,要不把我大衣脱给你穿?”激动的何海华把自己练习“法轮功”的初衷和家里的情况和盘托出。刘宝兰追问:“让女儿跟着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不后悔?”何海华难受地低下了头。

   第二天,劳教干部把王娟娟转化的消息告诉何海华,她半信半疑,表示想和女儿见面。劳教所抓住“情”字做文章,安排母女俩见面。已经从法理上彻底转化的王娟娟开始替母亲解开思想上的结。从女儿处回来,何海华触动很大,她向帮教人员道出了自己的真心话:“我爱人自焚,我和女儿被劳教,我们一家对‘法轮功’贡献这么大,一些功友还认为我爱人是魔。我心里压力很大。”帮教人员引导她思考,“‘护法’功友不理解,师父不承认,社会上觉得邪。这是护的什么法?”帮教人员还结合她家庭的情况,劝何海华及早转化,好去挽救王进东。何海华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这些道理,但感情上一下子还接受不了。

   晚上,何海华和大家坐在一起收看揭批“法轮功”的电视节目。丈夫王进东惨不忍睹的形象深深地刺痛了何海华的心。她回忆说,那天晚上,一直到凌晨两点多她都无法入睡,“我的心在流血。”

   3月1日,劳教所决定将态度已经有所松动的何海华调整到王娟娟所在的三大队,让有血缘之亲的王娟娟配合姚佩敏、常素真和秦银泮,继续为她做工作。那天,队里组织全体劳教人员集中收看录像《李洪志其人其事》、《四·二五真相》、《害人夺命的“法轮功”》和中央电视台的节目。经过认真收看和学习,何海华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当晚,她痛下决心,告别“法轮功”。此后,她又先后写下了《我的修炼简历》和《战胜自我走出“法轮功” 怪圈》,劝告所有的“法轮功”痴迷者“不要在‘法轮功’ 的怪圈中越转越迷,及早回头是岸。”

   何海华写道:“我不得不沉思,我们修了这几年的‘ 法轮大法’到底给国家带来了什么?给家庭亲人带来了什么?静下来仔细想想,我们心里只有自己,为了修成‘圆满’,不管他人死活,我们不是要修成无私无我的正果吗?可最终修成了还是为了一个私字,为自己‘圆满’、‘飞升’。”她劝告痴迷者,“当你看清李洪志的真实面目和一系列骗局,迷途知返,你会发现那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呼吁:“醒悟吧,所有的痴迷者,我们实在不能再伤害我们的国家,不能干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了……”

   跳出“法轮”天地宽

   告别“法轮功”的何海华和王娟娟如释重负,她们重新体会到了好久不曾感受的人间真情。

   3月10日,一听说何海华母女俩转化了,王娟娟的男朋友当即坐上长途汽车来到劳教所门口,男友的爸爸特意让他给王娟娟捎来100元钱。因为不是探视时间,男友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她,但听说此事的王娟娟仍然非常高兴。

   3月12日,劳教所破例安排何海华母女和亲人们相见。何海华的姐姐、妹妹和外甥女都来了。何海华和王娟娟拉着亲人的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失去的东西才最珍贵,回头是岸的她们现在才觉得爱情和亲情的美丽。

   王娟娟说:“过去真是太自私了,为了不可能的‘白日飞升’,我们不惜伤害国家和亲人。我们转变了,亲人笑了,关心我们的人笑了。现在,我才发现人间真情最美好。”

   何海华告诉姐姐和妹妹:“回家给咱妈说,我一定好好转化,再也不给老人脸上抹黑了。我们一家走上邪路,是自己放松了学习,法制意识淡薄造成的,今后我要从头学起,认真改造自己。”

   据劳教所工作人员介绍,王娟娟已经把以前上大学读的日语教材带到劳教所,在这里边改造边学习,准备出去后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何海华也在不断加强学习,尽快从思想深处彻底摆脱“法轮功”的束缚,尽自己所能帮助更多的陷入“法轮功”泥沼中的人,并希望有机会和女儿一块到北京,亲自做王进东的思想工作,让他及早转化。 “我出去后准备重整荒废已久的店铺,做好生意,让女儿早日成才。我要加倍回报祖国,回报亲人!”(完)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